皇冠走地

 当前位置:主页 > 皇冠走地指数 >

是微商还是传销?揭秘被罚958万的云集

时间:2017-08-10 作者:admin 点击:

      
  目前180万店主的规模,大都靠熟人推荐,云集的产品,也大都卖给了朋友圈里的熟人。
 
  在云集的高管们看来,店主的背后是未来几年的商业机会:社交价值。
 
  COO郝焕说,云集买家端的数据显示,成交半径集中在店主本人的社交圈,店主的信任背书特点尤为明显。
 
  云集创始人兼CEO肖尚略对锌财经创始人潘越飞表示:“我们的思路,是动用普通个人,或者稍微有一些影响力的个人来扮演消费品信息的供给和需求。由云集来提供内容云、物流云、仓库云、客服云、培训云、IT云。”
 
  复盘云集对外的发声,“个体信任”“社交零售”“共享精神”高频出现,这样的形容,实质就是以店主为核心的众包做法。
6月底,云集微店爆出了一组不可思议的数据:年度销售额从5.8亿增长到35.4亿,506%的增速,单月销售额突破7亿!
 
  当下,“母婴电商”这样的垂直领域已是一片红海,在2015年5月才正式上线运营的APP产品,却逆势而行,在综合型电商领域走出了一条新路。
 
  根据云集工作人员的说法,云集与传统电商的最大差别,就是它定位于社交电商领域的移动端零售众包。
 
  这样拗口的说法,让有些媒体盛赞其为“80后新零售的代表”、“电商的终极平台”。
 
  但是, “拉人头”、“朋友圈广告轰炸”等营销方式也引来了不少人的反感,模式的合法性也饱受质疑,甚至有同行直言:云集产品没啥优势,发展这么快就是因为做传销!
 
  今年5月,杭州滨江区市场监督局开出一张958万元的“组织策划传销”罚单,更是将这个本就众说纷纭的电商平台,再次推上风口浪尖。
 
  通过走访创始人、员工、供应商、店主、买家、工商局人士,锌财经试图揭开云集的云遮雾绕。
 
  90后姑娘萌萌这样形容云集APP,“注册的时候一定要填写店主的邀请码,才能进行下一步。我用过这么多APP,从没见过这样的。如果店主不是我姐,保不齐我就打110了。”
 
  云集称,这正是为了保证一对一“有温度”的服务,恰恰是平台最大的竞争力。
 
  注册下单后,她被邀请进了聊天群,进群第一分钟,她就吓得静了音,“太疯狂了!近500人的群,至少一半的人在发‘欢迎’,群里的提示音都要爆炸了!”
 
  云集上几乎每小时都有特卖活动,所以每天从早晨7点到晚上11点,群里的消息从没断过。
 
  她发现,社群里都是由表姐的客户发展成的新店主。每件下单商品,店主都有5%-40%的返利。所以,只有自己变成店主,买东西才更便宜。
 
  是不是联想到了微商?
 
   “云集就是集微商、直销、电商于一体的综合性平台。”其上游供应商“婷美内衣”也同意行业的这一观点,“云集最聪明的地方就是各取所长,而且巧妙规避了所有法律问题。我们看中的,就是云集封闭而且固定的用户群。”
 
  封闭和固定是优势。婷美品牌部李经理举例,“我们有一款内衣在云集上卖了7天,一周后收到云集工作人员的反馈,说客户希望这款内衣还要一些细节功能。这就相当于有一批客户已经排着队等着付款了。所以我们赶紧生产,半个月后就出了新产品专供云集。”
 
  有一位电商同行曾预言云集未来的路径:卖行货他们是没有优势的,以后肯定要多做定制化的产品,用差异化的产品,把封闭的客户群带回“信息不对称时代”。只有这样才能支撑各个环节的人都有的赚。
 
  事实上,业内早有人将云集称为“中国最大的微商正规军”。
 
  云集店主与微商的主力人群高度类似。在云集180多万注册店主中,79%也是宝妈。她们对肖尚略统一称呼为“男神”,并抱有迷妹一般的崇拜。
 
  店主舒舒一说起肖尚略就难掩激动的心情:“我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如果没有男神肖总,我根本不知道还有什么价值。”
 
 
  对这群原本找不到生活目标的宝妈来说,做云集微店的门栏甚至比普通微商更低,因为销售的整个流程都有人指导。
 
  就像店主王成所经历的,在云集做店主很省心,“文案怎么发,图片怎么放,甚至一个字都不用改,群里实时更新,直接复制粘贴就行。”
 
  不过,他也如实表达了对云集的担忧:“我觉得平台一定会被管制,因为大多数人还是想在这里赚到钱,并不是纯粹的消费者。”
 
  云集的店主分为三个不同的层级,缴纳398元平台服务费后,就能一键成为普通云集店主,通过自购优惠、用户CPS和邀请新店主得到报酬。
 
  在店主通过直接邀请和间接发展100名新店主以后,就成为云集主管,之后邀请的每一位新店主,他都能得到150元/位的培训费和15%的销售佣金;团队人数达到1000人后,主管就可竞聘服务商(经理)。
 
 
  这个过程需要多久?有一位接受采访的经理说,他从店主到主管,再到经理总共只用了4个月,目前社群已超2万人。
 
  但是,对大多数店主来说,主管都是遥遥无期的,有一位店主表示,为了冲主管,她已经把家里的远房亲戚全拉了个遍,还是不够人数。
 
 
 
  不过,CEO肖尚略严肃反对把云集比做微商的说法。“微商——微小的商业,这一概念非常值得推广,可是微商的层层代理、层层抽成,把原本100元的商品卖到了1000元,客户和底层微商的商业价值都没有得到尊重,是不健康的商业模式。”
 
  他认为云集与微商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一级分销的结算模式。“云集的财务收支都由总部统一结算,每一件商品的收入汇总至云集后,分别向供应商、品牌商支付商品成本,向物流商提供物流、仓储成本,向每一位店主、经理、主管分配利益,我们店主的利益由上往下划分,而非由下往上。”
 
  云集还表示,市场监管部门开具的罚单针对的是公司2015年的行为,目前公司经营的模式和结算模式,已经与2015年时完全不同,“合规上路”。
 
  但是,一位熟悉传销案件的“老工商”,在详细了解云集现在的模式之后,却微微一笑:
 
  “在我看来,认定是不是传销的最关键问题还是下下级有没有留存,还有卖商品的人提成是否是复式计算,这两点如果还是存在,不论钱最后是用哪种方式发放,都不过是换了个说法而已。云集具体内部是怎么操作的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”